大腦不受控制的出現罪惡的畫面和語言,該怎麼面對著這種心理?

大腦不受控制的出現罪惡的畫面和語言,該怎麼面對著這種心理?

所謂善惡一念之間。

所以,善惡其實不僅僅是已經有了行動,有了善惡之果。善惡從念頭的發端就被注入了貴賤的品性。

人本善良,惡者源於惡念。人之所以作惡,只是因為他不願意分辨善惡,不願意抑惡揚善。

很多時候,生命意義的真相所在,隱藏在生命的歌舞昇平之中,顯露在崎嶇坎坷的心理世界。

面對內心的種種惡念、惡感,我們該怎麼生活和實踐?

案例故事:
老師好。我覺得自己好像得了精神病一樣。自己的腦袋裡面總會出現一些令人難堪的場景,或者一些不好的話語。就像那種不受控制的大喊大叫,或者對旁邊人罵髒話。很無奈。我也想控制來著,可是我越想控制,這些畫面和髒話就越是蹦出來。我也不知道是為什麼,自己特別害怕,又不敢和人講,害怕別人知道了。在人多的地方,我就盡量咬著嘴唇,防止自己胡亂髮聲說話,搞得自己特別緊張,我還會用手機錄音,防止自己有什麼遺漏。

這是什麼原因啊?怎樣控制呢?

舵主導航:分析及建議。
非常理解你所經受的這種心理狀態。大腦中不由自主地出產生一些畫面,出現一些罵人的念頭,甚至於有強烈的行為動力。忍不住就會罵出口,傷到人。這種大腦功能失控的狀態,誰都不會好受。而且在不斷的控制與被控制的心理衝突中,個人往往會感受到很大的挫敗感,無力感,而且找不到具體形象生動的方法,來有效地解決這個心理問題。

人最大的困境,莫過於無可奈何。

下面我們從一些傳統的心理知識角度來分析,尋找解決辦法。

「感覺自己得了精神病,我腦子裡總是蹦出令人難堪的畫面和話」,其實你說到這的時候,想到了精神分析鼻祖弗洛伊德他提出的人格結構,也就是「本我,自我,超我」。

本我:人格結構最底層,擁有本能和基本慾望,追求快樂,非理性,非社會化,混亂無序,無意識,遵循快樂原則。

自我:中間層,從本我中分化出,調節本我,受超我控制,追求現實目標合理,適當,遵循現實原則。

超我:最高層,社會道德和規範內的結果,抑制本我並監控自我,追求完善 社會化,道德化,規範化,遵循道德原則。

為什麼會想到人格結構呢,是因為我們的超我,也就是道德觀很強大的話,會壓制本我的合理釋放,本我感到的不舒適,很想宣洩的一些不滿會得到限制,不能自如的表現。所以說就會出現向你這種情況,會不由自己的出現一些你認為不合理的,不道德的,不堪的畫面和話。就是說內心的不滿雖然暫時壓制住了,但它還存在,還會時不時會冒出來,提醒自己。其實我想罵人了,我想了一些不好的東西,本我在表達它的慾望。

可以看出你是一個很在意自己形象和素質的一個人,對自己的道德層面要求很嚴格。所以說慾望呢就不能正常的得到宣洩和表現,得不到滿足。這樣長期壓制下,本我會通過一些你所說的「蹦出來」這樣一種方式來表達。不用緊張,其實沒什麼,人就是善惡同體的生物。允許自己有不好的不堪的想法,只要不那麼行為就可以了。把道德那扇門開的松一點,讓本我可以多少釋放一些,這樣呢,人才會更健康更快樂!

專業性建議。以自我意識為分界。凡屬於自己可以決策、思維、感受和控制的,屬於自我主宰;凡屬於自己無法感知、不能控制的,屬於不能主宰,或者被控制。因此,大腦中的不受控制的畫面和語言信號,就是典型的不受個體控制的生命信號。我們需要明白的是,這些信號哪裡來的,我們該如何達成自我主宰。

而你所經歷的這種大腦功能的失控狀態,就是發現可控與不可控生命規則的入口,和最好的學習實踐材料。所謂身心自由,莫過於遵從社會規則、自然規則、生命規則下的自我主宰。當下所經歷的這種思維混亂,就是走向自我控制的發端。並非是心理問題或者什麼疾病。

結論:
我是彼岸舵主。人的大腦,是一切生命指令信號的發源地和傳播通道。生活、生命乃至於人類自身的價值、意識、生存等等,一切現實存在和觀念世界,都是由大腦來賦予不同價值和意義的。認知人事物真相的工具,就是大腦。所以,大腦中莫名的圖像和語言,不是什麼需要提防和恐懼的心理現象,它是我們探索生命真相、主宰自我人生的大機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