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野極簡電報,部隊無所適從:到底攻錦州哪個機場?

東野極簡電報,部隊無所適從:到底攻錦州哪個機場?

作者:德衡術

聲明:兵說原創,抄襲必究

作戰和打架相比,有一個明顯的區別,那就是作戰需要指揮,而打架不需要。也正因為作戰需要指揮,所以打仗就少不了一個重要環節:指揮員下達命令。
無論古今,還是中外,所有戰爭都有賴於順暢的軍令傳達

冷兵器時代,由於作戰區域不大,所以傳達命令的方式可以用嗓子喊,指揮員在戰場上一聲大吼,帶著士兵一起沖,喊撤則一起撤。然後隨著戰爭形態的發展,參戰人數增多、戰場擴大,以及戰場指揮更加精細,指揮員發現自己光憑嗓子喊,已不能讓所有參戰人員聽見,也難以準確表達意思,於是就出現了狼煙、戰鼓、旗語、號角等等傳達命令的方式。在《封神演義》《三國演義》《水滸傳》等等有關古代戰爭題材的小說中,就有不少這些傳達命令方式的詳細記載。
古代戰場,將領揮刀喊殺
曹劌論戰中的典故:一鼓作氣
當代海軍仍保留旗語這種傳遞信息的方式

隨著人類社會的不斷發展,國家出現了。廣大的疆域讓作戰命令難以直接傳達,比如有時候君王、將領要指揮千里之外的軍隊,怎麼可能用嗓門喊?於是開始設立驛卒和傳令兵。著名的競技項目馬拉松,就起源於公元前490年發生的希波戰爭,雅典統帥米勒狄讓一個名叫裴里庇第斯的傳令兵跑了400200米,終於將戰爭勝利的消息傳回。
奔跑中的裴里庇第斯

可是,人類與自然界里其他動物相比,並不善於奔跑,那個傳令的裴里庇第斯也是在完成任務後力竭而亡。所以,在電報、電話、網路還沒發明之前,人們採用過很多方式來代替人力跑步去傳達命令。常見的有馬,大家經常在影視作品中看到「八百里加急」的情報,總是伴有一幅傳令兵騎馬疾跑的畫面。還有鴿子,因為可以無視地形而且能記住回家的路,所以就有了「飛鴿傳書」。除了這兩種常用的辦法,晉朝的陸機還用狗傳過信,隋初大將史萬歲還用水流傳過信。不過這兩種方法因為實現條件比較苛刻,偶然因素太多,所以不可能廣泛推廣和運用。
八百里加急

電報出現後,因為傳遞信息快、傳輸距離遠,很快就在戰場上得到廣泛應用。如果不算一些小的戰爭,1838年發明的電報最早是在1861年的美國南北戰爭中被用於傳達命令的。

不過,電報與現代網路相比,有一個極大的局限性,那就是電報的編碼與解碼是純手工的,完成這兩個環節非常耗時耗力。為了節約編碼與解碼的時間,參謀人員在撰寫電報時力求簡明扼要,能一個字表達絕對不用兩個字,所以我們現在看前人的電報,會經常看見「抵滬」「要情」這樣的縮語,讀來甚至有古文的味道。
電報極為精簡,不過現在的人們幾乎不用了

但是如果參謀撰寫電報時,為了圖簡潔,把一些重要的信息省略掉了,可能就會讓下級一頭霧水,甚至是理解錯命令。解放戰爭中,東北野戰軍在攻打錦州之前,就曾經因為一封電報出現了一段小插曲。
《攻克錦州》油畫

1948年9月12日,遼瀋戰役打響,東北野戰軍按照總指揮的指示,兵鋒先指向了東北門戶錦州,並確定了攻錦打援的作戰方案。當時受命圍攻錦州的主力是東北野戰軍的3、4、7、8、9、11這6個縱隊和炮兵縱隊。
遼瀋戰役示意圖

進攻錦州前,參戰各縱隊先要清除錦州外圍之敵。當時8縱的司令是段蘇權,他負責統一指揮3縱、7縱、8縱殲滅葛文碑、大薛屯之敵。從9月21日到24日,段蘇權指揮3個縱隊的兵力僅僅用了3天就完成了這一任務。在大軍調整休息,認真準備錦州之戰時,9月26日凌晨3時,東北野戰軍司令部的一封電報傳到了8縱,要8縱迅速佔領錦州外圍機場。
段蘇權,遼瀋戰役時任8縱司令,1955年授少將銜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連續3天的鏖戰,讓8縱的參謀人員有所鬆懈,這封3時傳來的急電,居然到了早上7時才送到段蘇權司令手中,段蘇權立刻召開會議研究作戰部署。

屋漏偏逢連夜雨,本來就被參謀耽誤時間的急令,居然在作戰研究時又出了爭議。因為錦州外圍有兩個機場,一個離8縱比較近,是廢棄的全屯機場,一個離7縱、9縱比較近,是正在使用的西機場。

縱隊指揮員圍繞東總到底是想讓8縱打哪個機場各抒己見,有人說要打肯定是打正在使用的西機場,廢棄的機場打了也沒用;有人說如果打西機場,東總肯定會安排給7縱、9縱,不可能捨近求遠找8縱,結果吵了1個小時也沒有結果。就在8點的時候,東野參謀長劉亞樓打電話給8縱詢問是否已經佔領機場,8縱立即反問劉亞樓是攻佔哪個機場,劉亞樓聽後生氣的直接把電話給掛了。

後來,這個奪占機場的任務是由9縱和炮縱在9月29日完成的。在打下機場後,東北野戰軍司令部將事情經過和最後的戰果報給了總指揮部。主席先是對殲敵2萬、毀機5架的戰果予以肯定,致電林總要傳令嘉獎。而後對8、9縱延遲了2天才奪佔西機場,導致蔣軍49軍空運了2個師到錦州,使錦州的敵軍從6個師增加到8個師進行了批評。主席在電報中寫道:「大軍作戰,軍令應加嚴,八、九兩縱耽誤兩天封鎖機場,應予批評。」
錦州之戰的東野炮縱

回頭再說搶佔機場一事,東野司令部在下達命令時,確實有一定的失誤,擬制電文的參謀為精簡電文,發了一封有歧義的電報。如果他能在電文中明確一下機場正在使用或者搶佔的就是錦州西機場,那麼就不會有後續8縱長時間貽誤戰機之過。
劉亞樓,東野參謀長,1955年授上將銜

但是,8縱指揮員和參謀在處理這件事情上,確實也有很大的問題。首先大戰在即,上級的一封急電,參謀居然拖延4個小時才給縱隊司令看。其次,8縱指揮員對電報有歧義,寧可花費時間爭論1個小時,也不安排人聯繫東野司令部詢問。最後,就是8縱在知道要打西機場後沒有馬上執行命令落實指示。不管是因為什麼原因,東野司令部最後還是讓9縱來完成了這一任務。